写了一章小说试水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藤田放下手中打给上原家的电话,眼神突然变得有些迷茫。他没想着在已经看到了那般场面后,还会再次得到她愿意到来的消息。他以为她不会再愿意到这里来了。

  “阿鸢…”藤田站在窗边,看着门口那穿着绣樱花的红色和服的纤细身形,想起之前相处的场面,他突然很想走到门前,将走到铁栅栏门边上的美丽女人狠狠拥入怀中,直到二人骨血相融。

  可他只是垂着眼走到屋外的茶桌旁,用力握紧了放在背后的手,握得微微颤抖,然后抬眼仿佛不经意般望向了阿鸢。

  站在门口的阿鸢听见木屐踏在木质地板上的声响,悄悄抬眼看了看那站在不远处的男人,在视线即将对上的瞬间又马上低下了头,只是垂在身前相握的双手不由得紧了紧。

  阿鸢本就是被收养在上原家的孤女,若不是上原家,或许她早就不知会陈尸何处了。上原家主的给阿鸢的任务是接近藤田真吾,而对现在的阿鸢来说,接近藤田先生,已经变成了一个再简单不过,再应该不过的任务。原本只是为了报答养大自己的上原家主罢了,可阿鸢开始纠结,也越发越来越不愿这样做了。明明疯了似的想见到藤田先生,明明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脚步,明明藤田先生就在眼前,她却不敢开口,不敢抬眼去看,只是拘谨的低着头,微微福了福身。

“藤田先生,照您的吩咐,阿鸢求见。”

藤田让手下的人开了门散下去,然后坐在茶桌前。

阿鸢见状,连忙走过去,顺从的跪坐好,打了碗茶奉上去,而后起身等着藤田下一个吩咐。

见阿鸢如此顺服,没有丝毫情绪外泄,本来应该感到欣慰的藤田,却不知为何心头涌起丝丝无名火气。

“去门口等着。”藤田起身,拿出那把小小的金灿灿的钥匙,递到已经跪在一旁高举头顶姿态完美呈起的手上,语气多了些冰冷的说道。

  阿鸢结过钥匙站起身,低着头向前走去,始终拘谨的脸上,多了一抹淡淡的粉红色,眼里闪过一抹莫名的光芒。

……那个房间……

  阿鸢不敢再多想,下意识抿了抿双唇,却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把下唇送进了齿间,轻轻咬住。

 藤田看着阿鸢消失的身影,犹豫了半晌,又坐在了茶桌前。修长的而有些苍白的手指轻捏着茶杯,慢慢的送到唇边,藤田缓缓饮下,然后皱了皱眉头。

  明明是自己每天都在喝的相同的茶,今日却平添了几分苦涩。藤田不知道是自己的心境变了,还是因为制茶人的不同…不,阿鸢的烹茶手法明明是源于自己的,许是搁置的时间有些久了罢。

  藤田不在多想。一口饮尽杯中的茶,起身向内室走去。

  阿鸢已经跪坐在用金色钥匙开启了的门前,垂着头,双手交叠着放在腿上,依旧是那副恭谨的模样。

  藤田没有驻足,只是脱下木屐径直走进屋内拉上了门。过了片刻门杯缓缓拉开,藤田走了出来,手中多了一条红色的缎子。

  藤田抬手,用修长的手指轻轻勾起阿鸢的下巴,缓缓抬起,阿鸢顺着上升的力度慢慢起身,却也不站起,只是跪坐的姿势变成了跪直,有些娇小的身躯就算跪直了也才刚过了藤田的大腿根部。

  藤田看着阿鸢依旧咬着的下唇,眼神微微一暗,抬起手指轻轻划过阿鸢的脸颊,划过双唇,然后顺着白皙细长的脖颈一路向下,然后勾起腰间的绳带,轻轻一拉。

  本就没有打上结袋的和服随着藤田勾下的绳带如丝般顺着肩头缓缓滑落在阿鸢脚边,露出里面洁白的内衫来。

  阿鸢的身体微微发颤,而藤田的手指没有停下,顺着阿鸢的腰身逐渐朝着侧面滑动,然后勾起内衫的带子,再次轻轻拉动。

  阿鸢的内衫半解着,藤田的指尖顺着被敞开的前胸向里面轻轻延伸,游走在阿鸢胸前的红樱附近,忽远忽近。

  阿鸢的眼中渐渐泛起丝丝水汽,像是刚刚睁眼的猫咪般朦胧,却又带着些许的茫然和逐渐升腾起的情欲。

  藤田的手指终于顺着前胸攀上肩头,剥下内衫。 “呵…”藤田看着面前只剩下下装的阿鸢,用手中拿着的红色缎子裹上阿鸢的双眼,在双眼中间系上结固定好,然后牵着剩下的缎子朝着室内走去。

  阿鸢只觉得眼前朦胧胧一片,索性闭上眼睛,随着藤田系上的缎子被牵引着,慢慢爬了进去。阿鸢隐约感觉着绕过门口的屏风,然后在屋里铺着的剑麻地毯上停了下来。

  一阵悉悉索索的声响飘来,随后是藤田先生的脚步声。阿鸢的心跳有些加快了,想着将要发生的事情,脸庞不由得滚烫起来。

  藤田从和室角落的立柜里取出几捆缠的板正的红色麻绳,走到阿鸢面前。看着她越发红润的脸颊,嘴角不由得微微上扬,随后拎着一捆绳到阿鸢耳边,随后用力一抖。

  绳捆随之散开,末端落在地毯上,发出哒哒的闷响,声音并不大,却也让本就有些忐忑和些许期待的阿鸢不由得身体微颤。

  “双手背后小臂交叠。”藤田清冷的嗓音响起,麻绳将阿鸢叠起的手臂娴熟的缠绕,好似条红色的蛇一般般,吐着信子妖娆的从背后绕至前胸,又从前胸绕向肩头,,再从肩头回到背部,直将她裹在其中,妄图吮吸阿鸢那光滑细腻的肌肤。

  藤田将剩余的绳从头顶的滑轮中穿过,然后微微用力将阿鸢从跪姿拉起成站立后,嘴角一挑,却又朝下方拉了一把。这一拉,阿鸢的双脚再无法平稳的放在地面之上,而是直如同跳舞般脚跟抬起,将身上的全部重心都交给立在地面的脚尖。重心的不稳让阿鸢不由得努力控制飘忽的重心,却纵使她鼻尖已经沁出薄汗也无法稳稳立住,只能像个啄食的雀儿一般翩然起舞。

  藤田没有过多欣赏这般对他来说颇为赏心悦目的画面,因为今天他想要做的绝不仅于此。

  藤田抖开另一捆红绳,从侧面抬起阿鸢裹着白色下装的一条修长匀称的双腿,用绳将她弯曲着的膝盖下方处细细缠绕,然后将绳甩过房梁,将她的右腿轻轻吊起,然后将绳尾藏好。

  阿鸢的脸颊已经变得火热,努力维持足尖点地的她仿佛在跳着一曲动人的芭蕾。红色的绳紧紧裹住阿鸢白皙的皮肤,将本就凹凸有致的身材毫无保留的呈现在一旁的藤田眼前,胸口已经挺立起的蓓蕾,红白相间的颜色让站在一旁的藤田有些呼吸急促。他连忙撇开视线,走到立柜前,在抽屉里拎出了几样物件。

  藤田将他们放在阿鸢的脚边,然后拿起了其中一个。那是一条黝黑的皮质散鞭,鞭穗长至小臂,隐隐透着暗光。藤田拿着鞭杆,从阿鸢的背后绕至身前,随之”啪”的一声轻响,鞭穗的末端拍打在阿鸢胸前的柔荑出,留下一片浅浅的红色。

  阿鸢毫无防备之下,缎子下的眼眉微微一皱,眼角泛出一点晶莹,却直是更用力的咬住下唇,轻轻的闷哼了一声。

  鞭子在阿鸢身上不停的留下一片片红色的痕迹,与身上的红绳相互回应着,皮鞭与皮肤的不停的亲吻着,空荡荡的内室渐渐奏起了欲的华尔兹,声音时大时小,时快时慢,可从奏声响起到落下,除了轻轻的闷哼之外,阿鸢齿间的下唇从未松开。

  藤田看着阿鸢的唇,随即放下鞭子,俯身拎起了刚刚拿出的藤条。他抬手甩动起那细长的藤条。

  随着破空声的想起,阿鸢的身体猛然一颤,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她试图挣扎她那条被吊起的右腿,可除了让踮起的脚尖带着身体微微晃动,什么也没有发生。

  藤田将手中藤条的末端顺着阿鸢的腰身微微滑动着。阿鸢试图挣扎的身躯骤然僵住,藤田见状,手中的藤田一路向下,直直落到藏在下装里那敞开着的三角地带的下方,然后向上轻挥手腕。

  “唔!”

  身体最柔嫩地带骤然被侵犯,阿鸢死咬着下唇,发出了一声仍在抑制着又有些抑制不住的叫声,身体轻微颤抖起来。

  藤田看着颤抖着的阿鸢,眼睛里迸发出一丝光亮,随即又将藤田攀上阿鸢身后挺翘的臀部。

  抬手,腕落。

阿鸢的身体随着藤条的上下飞舞不断颤抖着。从大腿,到臀部,再到吊起的腿的脚心,阿鸢的意识渐渐在这短短二十分钟里模糊了,她感受着藤田先生所赋予的疼痛,和身上紧缚的绳所带来的安全感,她的头脑已经放空了,连自己是何时被解开了绳,放在地毯上都忘记了。

  藤田拿着从卧室取出的药膏,走回内室。看着依旧躺在地毯上失神的阿鸢,眼角终于泛起了笑意。

  等阿鸢回过神来时,自己已经赤裸的趴在藤田盘起的腿上。她的脸颊再次火热,拨了拨自己有些汗湿凌乱了的鬓发,忙想要起身,却被藤田阻止了。

  藤田用指尖挖出一些药膏罐子里淡黄色的膏体,涂在双手上,然后双手快速摩擦搓热,再小心的抚上阿鸢被藤条击打的有些泛紫的伤痕上,轻轻揉搓着,仿佛爱抚般抚慰阿鸢受伤的皮肤。

  夕阳透过内室的窗帘缝隙洒落在藤田和阿鸢的身上。阿鸢被藤田翻转过身体,看着怀里仿佛披上金色薄纱的美好,藤田金色的眼眸里涌起层层波浪。

  两人的气氛逐渐变得微妙,藤田的头越来越低,最后轻吻在阿鸢的额头上。

  阿鸢的眼神里透着迷醉,这是她第一次真正意义上靠近了藤田先生。

专栏区-杂文

2600本轻小说重量级排行!

2022-2-18 0:14:24

专栏区-杂文

很乱的随笔——猫之言葉

2022-3-9 22:05:17

5 3 投票数
文章评分
6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BEARCHIPS
BEARCHIPS
回复给  JokerinDS
2022年5月18日 21:38

文筆不錯啊 期待下一次更新

華正桜
编辑
回复给  JokerinDS
2022年3月11日 02:08

挺不错的,我感觉有一些纯粹的感觉,加上一些细节处理还是比较到位的,是我比较喜欢的风格,和最近读的《文学少女》有异曲同工之妙。有一种纯粹的艺术感,描绘的细节也会引人遐想。现在致力于文学创作的人已经很少了,希望你能保持住初心,继续加油努力创作出更优秀的作品。期待你再接再厉,踔厉奋发,矢志不渝,期待你能继续坚持下去。

木灯散人
木灯散人
2022年3月15日 14:36

写的好啊!敲碗等更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
6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