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随笔——空即是色

这是《空即是色》的续篇。上回说到,由于我发生了飞行事故所以暂时变成女人了。

 

我虚弱地躺在病床上,赤裸着身子,全身上下只有神子刚刚给我穿上的她脱下来的内裤。感觉她像是故意的,在内裤上的凉意散尽后,雷元素开始发挥作用了,微弱的电流时不时刺激着我的阴唇,似乎尿道和阴道都不受控制一样慢慢地在往外渗水。我喘着粗气,左手抵在额头上挡着眼睛,右手放在肚子上,这个时候我非常想要把内裤脱下来,但是神子还在这里……神子一边说话一边朝着床头走来:“小家伙不要睁眼哦,看到不干净的东西可是要受到惩罚的哦。”此时我的脑中一万头羊驼飞奔,那你呐?!刚才你干了什么!。神子说着便将一根手指放在我的嘴唇上,然后顺势触到舌头,我下意识咬了上去,但是一瞬就松口了。说来奇怪,明明刚在做完那种事,她的指尖上几乎没有粘留任何诡异或难闻的气味,反而有一点甜,很是奇怪。就这样她点了点舌头,又点点舌下,便把手伸回去。不一会我听到了轻微的一声“啊”,我想可能神子在自慰吧,我把手拿开,灯光照在眼皮上,也黑也不黑,结果下一秒整个世界都黑了下去,我睁开眼睛,发现什么都看不见。我一抬头就碰到神子的手上了,额头上手碰到的地方黏黏的。“啊啦小家伙,说好的不要偷看哦,按照契约,可要接受惩罚哦。可惜啊,眼睛烂掉咯——”“神子!!!”我超大声叫了起来,“不用担心,法术的失明效果是暂时的,你睡一觉就好了”神子又来这种捉摸不透的语调,“可惜了,新衣服只能明天再穿了”虽然还是标准的神子式语气,意外的带了一些失落,我的右眼皮使劲跳动……

在黑暗中我感觉到神子把我抱起,然后放在了地面的薄垫子上,紧接着神子轻轻地坐在我的肚子上然后向前滑到胸前,神子的头发在我的肚子上扫过,而我没有感受到那宽大的巫女服裙摆的存在,想必她现在也是光着身子了吧。别看神子本人高大,但是没我想象的那么重,即使坐在我身上呼吸不受太大影响。神子的股间湿漉漉的,这似乎更加证实了我的猜想。神子一边坐下一边平静地说“刚才失去那么多水元素,现在应该あっ补充点了哦”忽然间我的嘴碰到了一根管子,该不会……我悲鸣道:“我拒绝——”神子用着带有色气的口气说道:“日落果奶茶口味的~哦,我已经将有毒物质分离过~~~了,我可不想害你,哈,尿液是あっ另一……根管子。”说着这句话的时候,神子将管子伸进我的嘴里,奶茶一样的口味的液体匀速输送到我嘴里,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但咽下去后感觉麻麻的暖暖的很舒服,雷元素在消化系统内游走,不一会这种微妙的感觉就传满了全身,之前的虚弱感一扫而空。神子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了:“あっは、以及,不许触摸,あっ”我在喝的时候时不时动下舌头舔舔吸管,神子便同步地“あっあっ”地娇喘几声,她垂下的粉色长发便会瘙痒我的肚子,这时液体的流速会突然加快不少,然后慢慢地回落,根据这一点我有个不好的猜想……算了,现在的我只是小白鼠,下体基本不受控制,一直在渗水,视觉已经被剥夺了,元素视野根本不能用,又有一头狐狸压着,能不能活下去还是未知数。

“神子,我喝不下了,肚子太涨了。”我咬紧吸管呲着牙和她说,“哎呀那好吧,可惜了”神子意外地妥协了。她准备起身站起来,而我还没松口,“あっ痛い”也许是管子抻到她的阴道吧。神子这一声让我女生的下体硬了起来,流出的多少淫水多少是尿液我已经不在意了,反正内裤早已经湿透了。而这时我松了口,瞬间大量液体喷了出来,给我洗了一把脸,很快地神子即时制止了这次喷流:“哎呀,小家伙好脏啊,姐姐一会帮你洗干净哦。”我:“嗯???”这时什么情况,这是我认识得神子吗,怎么一转弟控……啊不,妹控?神子拉着我站了起来,让我坐在床上后自己走开了,嘴里还有轻微的呻吟声,从走路的声音来判断她确实没有穿衣服。接着便听见神子关上门的声音,可惜那个门隔音效果并不好……也许是暂时失明后听力会强化吧,我可以清晰地判断神子现在在做什么:“あっっあ——ああっで、でちゃうっあっっあっ”。好吧,她也兴奋吧。我就这样尴尬地坐在床上听着狐狸发情的叫声,然而神子的声音还有魅惑效果,我的欲望不由自主地又被调动了起来,于是便将手伸进内裤里,盖住整个阴部,我能感受到唇瓣黏糊糊的感觉,此时,阴部脱离了内裤的附着,而雷元素的效果转移到手背上并刺激着手部的肌肉,我的手不受控制地抠进阴道。神子!你是故意设计这一套连环计的吧!!!

就在我即将高潮的时候,不知什么时候回来的神子将我的手拔了出来。“不要,快了,あっは——あっあっあっ”我当时真的很无语……“呵呵”,神子又一次发出了那深不可测的笑声。她将手隔着内裤摸着,然后释放了雷元素,这次高潮的刺激比前几次来得还要猛烈,我甚至感到了呼吸困难:“あ~~~~は~は~っああっ。”而且,三穴完全失去控制,这条内裤已经不能要了,我自己甚至能闻到混杂着汗味和不可名状的刺激性气味。不过,神子似乎很开心的样子,甚至哼起了歌声。神子将早已经瘫如烂泥的我抱起,已经被汗水浸湿的大而柔软的胸部顶在我的肋上,我不知道这是给我的奖励还是惩罚。不知走到了哪里,似乎是浴室一类的地方,神子将我平放在一个台子上,将内裤扯下,接着用带有樱花香气温水喷淋了我的全身,仔细的搓着每一片肌肤,包括外阴……虽然只是轻轻的擦擦所以还好,她似乎比刚才还开心,一边哼着歌一边不厌其烦地做着这些。过了不知道多久,神子又让我坐在椅子上,解开我的辫子,然后轻声说道:“这么好的头发不注重保养可不行哦,来,闭上眼睛,要洗了哟。”“嗯。”神子并没有因为平淡的答复而调戏我,而是开始在我的头上揉搓。不得不说,手法相当的细致,一点点一点点,从头部搓到发梢,然后再用温水轻轻冲洗一遍,接着又一次重复这一套动作。天哪,这就是苦尽甘来吗?兼具智慧与美貌的八重神子大人甘愿为我服务!也许是太累了,之后在和神子泡温泉的时候我睡着了。

睡了一觉,很安稳没有梦。早上是被尿憋醒的,我眯着眼睛走进厕所,已经脱下裤子做好准备了,猛然想起:我应该坐下尿才对……结果就是,内裤湿了,马桶也脏了,靠!我也慌了,用手堵住尿道没成功,尿液四散,又急忙转身坐了下去,结果就是“噗通——”,昨天白洗澡了。收拾完厕所后,我站在淋浴间,打开花洒。“哈——気持ちいい~”我学着神子的说话方式喊出这句。对了,我好像还没有仔细观察过女生的阴部是什么样的。这么想着,我关闭花洒,擦了擦镜子,然后坐了下来。可是不一会水汽又上来了,我只好冲完澡,擦干身体,打开通风,这时镜子里显示出我现在的样子:基本没变!我还是我记忆中的我。不过看起来皮肤似乎要好一些了,头发长了,更像女生了,我汗。然后就是下体,原本凸出来的部分现在变成了一条缝隙,毕竟是将军的配件,所以颜色和我本来的皮肤还是有差距的,就像组装上去的一样,呃,好像就是后来装上去的……,好吧,已经变成女生的形状了。我坐在地上,劈开腿,轻轻扒开那条肉缝……我看着那个不可名状的深邃感到了恐惧。不过,抚摸起来和男生的感觉很不一样是真的。算了,昨天被神子玩弄得那么惨,今天就让身体好好休息吧。我稍微冲了一下全身,又擦了擦干净,然后靠风元素烘干了头发,这么看起来,头发好像要柔顺了不少,而且更有光泽了。就这样,我披上浴袍,走出了厕所。

毕竟房间里只住着我一个人,所以我也没有仔细穿好浴袍或者繫好扣子,我就这样扶着头发出来了。结果一转身就看见一大个活神子坐在了我的床上。“啊——神子!”我失声叫了出来,双手下意识挡住下体,金色头发瞬间散开了,向前垂了下来,浴袍也滑落在地上,我又一次全裸地出现在神子面前。神子打趣地说:“哎呀呀,对客人大吼大叫可有些没礼貌哦~”我有些慌了:“你你、你还好意思说,你你你私闯民宅!”“あら好吧,我明明是来救你的,你却不领情。你就这么对待你的救命恩人吗”神子意味深长地说“那么,咱们一年之后见吧!”神子悠悠然地走了出去,关上了屋门。我也愣住了,神子就这么离开了,算了不要多想。我打开衣橱,发现所有衣物都不见了,包括内裤也是,鞋子也是,回头望了望,地上的浴袍也不见了,桌上放着雷元素神之眼。也就是说我现在没有任何衣服可穿……我悲鸣起来“神子——!”砰一声门开了。“不好意思,我忘拿东西了!”“啊——不要这么一惊一乍的呀!”我又被吓一跳。神子施施然地走进屋,拿起神之眼,然后转身向门外走去。我拉住神子:“等一下,那个……我什么都……”我还没说完,神子就转过身来,露出胜利者的笑容,给了我一套妹妹的衣服:“你的树脂有159个,每日任务还没做,周本还没打……”“知道了!!!”

任务堆积得太多了,就这样忙了两天,傍晚在冒险家协会结算的时候,凯瑟琳一直在偷偷地笑“想不到啊,我们英俊的旅行者竟然能如此完美地融入进女生的形象,甚至没有违和感。”,“凯瑟琳你就别打趣了……”我不好意思地说道。神子也走了过来:“哦呀,做完任务了吗?”“呃,是啊。”“请,跟我来一趟吧。”“明天见啊凯瑟琳。”就这样我被神子拽到了天守阁,然后走到了温泉池,还好门口的姐姐没有认出我“这位是……”“将军的贵客”“失礼了,二位请进。”我疑惑地问了问“神子,今天也泡温泉吗?”“对啊,不干净的话将军大人会生气的哦。”“……”我闭着眼睛进入的温泉,“不用紧张哦,小家伙。睁开眼睛吧,这是给你的补偿!”我一听到补偿就惊喜地张开了眼,结果我眼前是神子的躯体,没有任何遮挡,黄金比例的身材,优雅妩媚的笑容。“オース”我惊呼一声脑子一热,昏过去了。醒来以后,旁边能听到神子和影的嬉笑声。“小可爱醒了,影”睁开眼睛我能看到神子那意味深长的微笑,而且一直在用着什么东西刷着我的脸,我也能猜到这是在化妆,“神子,这是哪里。”“我的一心净土。”影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将军大人!”我身体抖动了一下。“不要乱动哦。”神子轻声说。我用余光扫了扫,看见自己穿着深紫色的裙子,戴着黑色的手套,手腕处有很多我说不出名字的饰品,有的地方还有小铃铛,眼前是神子在给我化妆,身后是将军在弄头发和衣服。两人有说有笑,我就只能作为一个玩具,不,模特在这里呆坐着。

“好了”“我也好了,神子,把镜子拿过来吧。”“好滴,我的将军大人~”“喂——”神子跑了出去。影也从我的身后走了过来,看到我的脸时睁大了眼睛,双手捂住了口鼻,“好美啊——”发出这么一声感叹,“呃,有这么漂亮吗?”我小心翼翼地问道。影一个劲地点头,“来,站起来吧。”影走上来拉着我站了起来。又蹲下来吧裙子打理了一下。此时神子也拖着立镜过来了。“啊啦,我都开始羡慕你了。”在看到镜子的第一时间,我的反应是“公主殿下”。华丽的银色皇冠上镶嵌着深红色的宝石,后面的头发被影灵巧地盘成一朵小花,剩余部分的长发非常顺滑的垂了下去,背中部位置有精巧而细长的发卡将头发顺成一个平面,末端有直发和三股辫互相交替地出现;前额刘海碎而不乱,两侧的头发仿照着荧的样子修剪,脸部的妆容完全是神子高超技巧的体现,乍一看很美,仔细一看却很平淡的脸,就和没有化妆一样,再三琢磨便发现脸部的线条很柔和,几乎找不出任何不和谐的因素,并且完全看不出来我原本的样貌,根本就是另一个人嘛。耳缀简洁,但是宝石的颜色从不同角度下看是不一样的。整体的服饰是哥特萝莉裙,虽然花纹是稻妻的样式,但是画风已经变成蒙德的特点,华美细腻。圆形的宝石有雷元素符号在转动,整体被嵌在五瓣樱为基底的银色胸针里面。手套很简单,就是黑,但是装饰很多,总之摘掉要很大功夫。裙摆看上去很蓬松正好到达膝盖的位置。就目前看,我的腿上脚上至少穿的是及膝长筒袜,雪白无比没有花纹,似乎任何颜色的光都能被反射出去一样。总体来看非常华丽,不过金发紫衣白袜的感觉多少有些叛逆吧。

“老婆……”我小声嘀咕着。“哈?”影一个箭步冲了上来,捏着我的脸向上提,“叫谁老婆呢。”“嗷,将军大人我错了。”我被影捏的直叫疼。“影,别闹了,拍摄吧”,神子拿出了留影机。就这样,我被两个人折腾了一晚上,各种姿势各种表情,影是最开心的,像小孩子一样,但是很严苛,我的姿势或表情不到位,都会直接纠正。“那个,我想摘花……”我小声地说:“哦?好吧,让小家伙休息一下。”神子说道。接着她便直接撩起我的裙子。“等一下!”我没来得及反抗,我便透过镜子看到了被白色裤袜包住的股间。“穿成这个样子,独自上厕所是不可能的哦,让姐姐来帮你吧”神子将裤袜拉下便露出了我的阴部,紧接着将一根管子插进了尿道。“呜……”我轻声叫了出来,我想伸手去挡住,神子却说“不可以弄脏衣服的任何位置哦哦,不然会受到惩罚的~~”啊——这狐狸还是又老又辣。我害羞地想要捂着脸,可是脸上有粉,也会弄脏手套的,我就处于这么个进退两难的状态。我干脆就别过头去,看到将军捂着脸在偷看……在排尿的时候,神子还时不时挑逗阴蒂头,好家伙,不是吧这么狠,我意志力坚定!忍了!最后拔下了尿管,神子把裤袜提好后我才松了一口气。“你赢了,我认输。我接受任何惩罚。”神子放好尿管,摊着手跟我说。这是什么情况,虽然说神子一直不按套路出牌。这回轮到影大喊了:“兔女郎!难得神子输了一回我要看。”

我们两个同时看向影,眼神里都是惊讶。“旅行者,快答应我。”影虽然眼睛里都是期待,但还是将刀从胸口里拿了出来,攥在右手上,刀尖指着地面。我不由得一身冷汗,看向了神子,神子红着脸,一脸不情愿的瞅向右边,看样子是千算万算没有算到影会来这么一出。“对不起了,神子。”我抱有歉意地跟神子说道。“还有,那个什么跳蛋也要穿上!”影真就用着天真的语气高兴地说出了这句话。我惊讶之余望向了神子,她的脸更加红了。“影,你不要太过分啊。”“我不,我就要看神子穿上跳蛋。”影也撅起嘴表示不满。在这剑拔弩张之际,我忽然间有一个想法:“影,你了解什么是跳蛋吗?”“影不知道哦,影是从书上看到的,说是服装的饰品,所以一直想看看。”这下子我理解了,影只是一时兴起才说的这句话。神子却突然接上了我的话,“影,你也穿~上跳蛋试试吧很有趣的。”又是那种邪魅的笑。“真的吗?!”影的眼里放出了光芒。“那个,我换一下衣服吧。穿着这件有点累了。”我说道。两人也没说什么,帮我脱好以后,就地给我换了一件将军的衣服……行吧,是轻松了不少,可是,为什么连发饰也要装扮成和将军同款的啊……。

昨天折腾了一晚上,神子出去买服装以后就没回来。醒来太阳已经升起了,我移开枕在我腿上的影,她还在睡觉,我悄悄溜出去做任务。结果这次好多人认出了我,问道我为什么穿成这样我就只能尴尬地解释说将军给的秘密任务。回到天守阁的时候影还在睡觉,我没叫醒她,没过一会神子穿着经典的兔女郎装束进来了,而且从裆部伸出一根线,另一头连接着腿上的遥控器,脸上带着杀意。我悄悄的问“神~神子,不要紧吧。”“没事,我要让影也尝尝这滋味。”神子也没正脸瞅我,然后给我一个袋子“给,换上它”之后便叫醒了影。我溜了出去准备换衣服,打开一看,一件神子的衣服和一双粉红的的长筒袜子。哦,今天扮成神子,我已经习惯了穿各种衣服。“我换好了”拉开门后我看到惊奇的一幕:影衣服也没脱就袒胸露乳地躺在地上娇喘着,内裤飞在一旁,神子刚把跳蛋从将军的阴道里拔出来时就看见一个水柱喷了出来,紧接着又给将军塞上了。我哪见过这个场面……神子看见了我,娇喘着踉踉跄跄地走了过来,估计是自己也开着跳蛋了吧就说“あっ帮我关上あっあっあっ”指着腿上的遥控器,神子手上还带着厚实的皮手套啊,原来操纵不了遥控器。神子的娇喘停止了,喘着粗气说道:“来帮我把手套解开”。帮她解开之后,神子就当着我的面脱下了束身衣,然后把跳蛋从自己的阴部拔了出来甩到了一边。“呵呵呵,今天我就要让影爽翻!”神子回到了影身边,影一如既往地娇喘着,而我呆占在一旁,看着着奇怪的景象。过了一会,我坐在了地上,捡起了神子丢掉的跳蛋。

 

【这是想起来了才写的续篇,依旧不用等,因为指不定什么时候就烂尾了。——作者:刃】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UP主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DMCA投诉/Report
专栏区-杂文

大家都喜欢什么型号的?有什么推荐没

2022-10-20 8:54:02

专栏区-杂文

原神:不晓得能不能抽个角色+专武

2022-10-30 8:47:46

0 0 投票数
文章评分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您发表评论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