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灭之刃剧场版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侵权删

https://k9t-my.sharepoint.com/:v:/g/personal/xiazitong_vikuper_com/EeBK0q7jqE9KkcDxkV4Gl4YB1kcmfQpiQWFb77KnvR4odQ?e=fgrInM

鬼灭之刃

提取码:无
解压码:无

鬼灭之刃

提取码:无
解压码:无
鬼灭之刃剧场版
鬼灭之刃剧场版
私货

鬼灭之刃 (日本漫画家吾峠呼世晴著作漫画) 

《鬼灭之刃》是日本漫画家吾峠呼世晴所著的少年漫画,自2016年2月15日—2020年5月11日在集英社周刊少年Jump》上连载。已完结。

繁体中文版由东立出版社发行;简体中文版由浙江人民美术出版社发行 [1]  ,电子版由哔哩哔哩漫画漫番漫画腾讯动漫正版发布。 [2-4] 

作品亦被改编成同名电视动画片,于《周刊少年JUMP》第27号上正式宣布了动画化的消息,动画由ufotable负责动画制作,  于2019年4月6日起首播。 

漫画的前身短篇《过狩り狩り》曾获第70回JUMP新人漫画赏佳作。

截至2020年11月25日,包含电子版在内的漫画单行本累计发行量已突破1.2亿册。 

故事介绍

鬼灭之刃

时值日本大正时期。 [10] 

传说太阳下山后,有恶鬼出没吃人。亦有猎鬼人斩杀恶鬼、保护人们。

卖炭少年炭治郎,他那平凡而幸福的日常生活,在家人遭到恶鬼袭击的那一天发生了剧变。母亲与四个弟妹惨遭杀害,而与他一起生还的妹妹祢豆子亦异变成凶暴的鬼。

在猎鬼人的指引下,立志成为猎鬼人的炭治郎与变成鬼却尚存理智的祢豆子踏上了旅程。通过艰苦的剑术修行与赌命试炼,炭治郎成为了猎鬼人组织鬼杀队的一员。

为了让妹妹祢豆子变回人类,为了讨伐杀害家人的恶鬼,为了斩断悲伤的连锁,少年与鬼的战斗不曾停歇。

幸福被破坏之时,总是弥漫着鲜血的味道。纵然我身俱灭,定将恶鬼斩杀!血风剑戟冒险谭,开幕! [11] 

作者介绍

吾峠呼世晴(1988年5月5日—),日本漫画家。

2013年投稿短篇《过狩り狩り》,获第70回JUMP新人漫画赏佳作。

2014年于《周刊少年Jump NEXT》刊登出道作短篇《文殊史郎兄弟》。

2014年于《周刊少年Jump》刊登的短篇《肋骨先生》,获得第9回金未来杯奖。

2016年于《周刊少年Jump》开始连载《鬼灭之刃》。

角色介绍

灶门炭治郎

灶门炭治郎(灶门 炭治郎/Kamado Tanjirou)

(CV:花江夏树

呼吸流派:水之呼吸、火之神神乐(日之呼吸)

本作男主角,鬼杀队剑士。

15岁,善良温柔的少年,重视家人,个性认真顽固有担当的长男。

以拯救变成鬼的妹妹祢豆子,为家族报仇为目标,在富冈义勇的引荐下成为鳞泷左近次的弟子,经过2年的艰苦训练,通过最终选拔成为鬼杀队剑士。

背负着妹妹藏身的箱子行动,重视妹妹甚于自己的生命。

有着独特的敏锐嗅觉,能从气味中分辨人的情感,亦能分辨人与鬼经过训练后甚至能在战斗时辨别出对手弱点的气味“隙之线”,后获得了可以看透一切的通透世界。

全力砍杀害人的鬼,但对曾是人类的鬼的空虚与悲哀有着理解与怜悯。

因从已故的父亲处继承的耳饰引起了无惨的注意,被其派出鬼追杀。

无限城决战开始后,通过觉醒通透世界和义勇一同打败了猗窝座,随后遭遇了无惨并悟出了完整日之呼吸十二式与之决战。

灶门祢豆子

灶门祢豆子(灶门 祢豆子/Kamado Nezuko)

(CV:鬼头明里

血鬼术:爆血

本作女主角,炭治郎的妹妹。

14岁,家人被鬼袭击后的唯一生还者,因鬼舞辻无惨的血而变成了鬼。

变成鬼后一度袭击哥哥炭治郎,但被他唤醒了尚存的感情,压制住了吃人本能保护了炭治郎,获得了富冈义勇的认同。

在鬼中是特别的存在,沉睡了两年,以睡眠取代吃人的饥饿感。

以自力摆脱了无惨的咒缚。因鳞泷的暗示,把人类视作自己已经死去的家人,绝不会进行加害。此后,跟随成为剑士的炭治郎一起战斗。

能自由操控身体变大变小。讨厌日光,白天都会变小藏身在箱子内。

在柱合会议中,证明了自己不会袭击人类,被当主认可作为鬼杀队的一员。

在锻刀人之村与半天狗一战后,克服了阳光的照射,可以在阳光下行走。

无限城决战开始时,服下珠世制作的变回人类的药,并被鳞泷藏起。

我妻善逸

我妻善逸(我妻 善逸/Agatsuma Zenitsu)

(CV:下野紘

呼吸流派:雷之呼吸

16岁,炭治郎同期的鬼杀队剑士。

消极的胆怯少年,雷之呼吸传人之一。只掌握了雷之呼吸·壹之型(共有6种招式)。对自己作为剑士的实力完全没自信,紧张到极限时会昏睡进入半觉醒状态,发挥本来的强大实力。

有着过人的听觉,能从声音读取人的情感,亦能分辨人与鬼。

对女孩子相当着迷,甚至对身为鬼的祢豆子也一见钟情;但由于总是过于纠缠,因此常常被女孩子厌恶。

平时总是懦弱自私的要求身边的人保护自己,危急之时却会主动挺身保护小孩子和朋友的重要之物,是个温柔的好人。

无限城决战开始后,与变为鬼并成为上弦的师兄狯岳对决,以自创的七之型·火雷神将其斩杀,随后陷入昏迷但被愈史郎救下。

嘴平伊之助

嘴平伊之助(嘴平 伊之助/Hashibira Inosuke)

(CV:松冈祯丞

呼吸流派:兽之呼吸

15岁,炭治郎同期的鬼杀队剑士。

赤裸上身,戴着野猪头的双刀流少年,浑身肌肉却长着一张女孩子般精致漂亮的脸蛋。

好战不服输,举止粗暴不擅长思考,依靠直觉而行动,自创了兽之呼吸。过去独自一人在山中生活,唯一爱好是和野兽比力气,因此缺乏常识,对人的温情感到困扰、难以理解,随着和伙伴的相处伊之助也逐渐变得开始重视身边的伙伴们。

有着过人的才能,没有培育师指导,藤袭山最终选拔时通过抢夺鬼杀队队员的刀斩鬼入队。输给炭治郎的头槌后总想与他分个高下。

无限城决战开始后,从童磨手上救下了香奈乎,并回忆起了自己的身世,知道了童磨就是自己的杀母仇人。最后和香奈乎一同斩杀了童磨。

栗花落香奈乎

栗花落香奈乎(栗花落 カナヲ/Tsuyuri Kanawo)

(CV:上田丽奈

呼吸流派:花之呼吸

16岁,炭治郎同期的鬼杀队剑士,虫柱·蝴蝶忍的继子。

才能出众,沉默寡言,没有上级指示时喜欢通过抛硬币来做决断,后因炭治郎敞开心扉,被其打破抛硬币做决定的自我约束,与炭治郎约定遵从自己的内心而活。对炭治郎有好感。

童年时受到父母虐待,为求自保而养成了沉默的性格。之后父母将其卖给了人贩子,最后在街上被蝴蝶姐妹救下。

过去在香奈惠的葬礼上,因为自己哭不出来而非常自责。

那田蜘蛛山任务中,率领事后部队“隐”救助受伤的队员,并受命拘捕了炭治郎兄妹,后在蝶屋负责对炭治郎等人进行身体机能恢复训练。

无限城决战开始后,为替忍与香奈惠复仇,在莲花池中与童磨对决。在童磨因为忍注入的藤花毒发作而实力大减后,以一只眼睛失明的代价,使用花之呼吸·终之型·彼岸朱眼和伊之助一同斩杀了童磨。在此之后逐渐可以表达自己的真实情感。 [12] 

不死川玄弥

不死川玄弥(不死川 玄弥/Shinazugawa Genya)

(CV:冈本信彦

血鬼术:?(来自于半天狗)

16岁,炭治郎同期的鬼杀队剑士,风柱·不死川实弥之弟。

浑身布满伤痕,使用火枪与日轮刀作为武器。不会使用呼吸,但有着将鬼吃下、并暂时性变成鬼的特殊体质。藤袭山最终选拔时,因粗暴对待产屋敷家引路人与炭治郎结仇。后来在锻刀人之村和炭治郎再会,并在与其合力对抗半天狗后和解。

柱指导训练中,协助炭治郎进行推动岩石训练。 [13] 

无限城决战开始后,本想从黑死牟手中救下无一郎却反被打成重伤。之后实弥现身将玄弥救下,并向弟弟表露了自己的本心。

在实弥和行冥陷入苦战之际,下定决心吞下了黑死牟的断刀,完成了进一步鬼化,并利用鬼化后的枪弹使出了半天狗的血鬼术困住了黑死牟。帮助行冥和实弥成功地消灭了黑死牟。随着黑死牟的死亡,其自身血鬼术失效而也如同鬼一般消逝了。

鬼杀队

  • 产屋敷家

产屋敷耀哉

产屋敷耀哉(产屋敷 耀哉/Ubuyashiki Kagaya)

(CV:森川智之

23岁,鬼杀队当主,队员尊称其为“主公大人”。

因疾病缠身,身体状况逐渐恶化。声音、动作节奏能够让他人心情舒爽。兼具被领袖气质和驱动大众能力的人经常才有的能力。重视手下,并且记得所有已故鬼杀队剑士的生前经历,在无法行走之前仍每天来替在战斗中牺牲性命的队员扫墓,鬼杀队成员们将他视为自己的亲生父亲般敬重,即使是性格粗暴的不死川实弥也一样。似乎与珠世小姐相识。

柱众会议中,认可了炭治郎与祢豆子。

预判到了鬼舞辻无惨对产屋敷宅邸的袭击,提前准备了大量炸药并在无惨出现时引爆,重创了无惨。同时自己与妻子及两个女儿均丧命于爆炸中。

产屋敷天音

产屋敷天音(产屋敷 天音/Ubuyashiki Amane)

(CV:佐藤利奈)

耀哉的妻子,有着神官一族的血脉,与耀哉育有四女一男。

被无一郎称作“白桦树妖精”,是个极其美丽的女子。

曾到时透家劝说无一郎加入鬼杀队。

一直守护着病重的耀哉直到最后一刻。 [14] 

产屋敷辉利哉

产屋敷辉利哉(产屋敷 辉利哉/Ubuyashiki Kiriya)

(CV:悠木碧

8岁,新任鬼杀队当主,产屋敷家的长男,有两个姐姐和两个妹妹,耀哉之子及其继任者

与姐姐和妹妹们外貌相似,但头发是黑发。产屋敷家族的男孩子通常体弱多病,在十三岁之前都会当成女孩子来养育

在炭治郎等人在参加最终选拔时担任主考官

在父母和姐姐们身亡后,以八岁之龄继任鬼杀队当主一职,其余两个妹妹在旁辅佐

在无惨逃入无限城后,在无限城中散布附有愈史郎血鬼术符咒的信鸦,利用鸦之眼绘制城内地图,指引鬼杀队成员前往无惨藏身之所。 [15] 

富冈义勇

富冈义勇(冨冈 义勇/Tomioka Giyuu)

(CV:樱井孝宏

呼吸流派:水之呼吸

水柱。

21岁,为讨伐变成鬼的祢豆子而出现于炭治郎面前,严厉教训了炭治郎的天真想法并激起他的战斗意志,但由于见证了灶门兄妹的真情,最终认可了兄妹二人的特别之处,放弃杀死祢豆子,并把炭治郎引荐到了鳞泷的门下。

在那田蜘蛛山任务中违反队律庇护兄妹二人,与师傅鳞泷一起向当主以性命担保祢豆子不会伤害人类。不苟言笑但相当有人情味

因不善言辞,被忍指出被柱们所讨厌,但本人因没有自觉而否认

过去与锖兔为同期剑士,因被锖兔所救导致锖兔被手鬼杀害而一直自责。认为自己没有能力也无法觉醒斑纹,打算放弃柱的称号,后因炭治郎而敞开了心扉

无限城决战开始后,和炭治郎合力战胜了猗窝座,期间觉醒了斑纹。之后和炭治郎一同遭遇了无惨。

胡蝶忍

胡蝶忍(胡蝶 しのぶ/Kochou Shinobu)

(CV:早见沙织

呼吸流派:虫之呼吸

虫柱。

18岁,脸上总是带着笑容,精通毒理与药学、擅长毒杀鬼的女剑士

鬼杀队治疗设施“蝶屋”的主人,同时担任战斗与治疗的职责,作战时毫不留情,不管在如何艰难的处境下都能保持冷静的态度应对局势。对病人相当温柔,常调侃一本正经的富冈义勇

因敬爱的姐姐被杀,希望能继承姐姐的梦想“和鬼和平相处”、同时又对加害人的鬼有着深沉的愤怒

那田蜘蛛山任务中想要讨伐身为鬼的祢豆子,被义勇阻止。因柱会议上兄妹二人的表现而认同了他们。肯定炭治郎的努力,把姐姐的梦想寄托在了炭治郎兄妹身上

无限城决战中,被童磨击败并吸收,但以自己的牺牲为代价向童磨体内注入等同于自己体重的大量藤花毒。后童磨因为藤花毒发作而实力大减被香奈乎和伊之助斩首。在以灵魂姿态嫌弃了番即将下地狱的童磨后,灵魂与姐姐和家人团聚。

炼狱杏寿郎

炼狱杏寿郎(炼狱 杏寿郎/Rengoku Kyoujurou)

(CV:日野聪

呼吸流派:炎之呼吸

炎柱。

20岁,有着一头黄红色相间的长发。日轮刀刀纹是火焰图案,刀锷为炎型,鬼杀队制服里披着火焰图案的羽织。性格乐天,热情如火,虽然不太听人说话,却拥有出色的领导力和判断力。

在无限列车上,以一己之力保护了五节车厢的人质,之后为了保护炭治郎等人与赶来的上弦之叁·猗窝座死斗,但最终不敌。

临死前,将自己的意志托付给了炭治郎。作为遗物的刀锷最后装在了炭治郎的新佩刀上。

宇髄天元

宇髄天元(宇髄 天元/Uzui Tengen)

(CV:小西克幸

呼吸流派:音之呼吸

音柱。

23岁,原忍者,绰号“二刀流的宇髄天元”。头巾上镶有着许多钻石珍珠的男子,卸妆后意外的十分美型。口头禅是“华丽” ,自称“祭典之神”。身型壮硕,可以利用肌肉强行使心脏停止,暂缓毒素的蔓延,有三个妻子。

吉原一战中,带领炭治郎等人潜入了花街,最终合力杀死上弦之陆·堕姬和妓夫太郎,但自己也失去了左眼和左手,同时认可了炭治郎等人为自己优秀的继子。

现已退出了柱,成为以原柱的名义训练新人成为鬼杀队队员。

无限城决战开始后,和炼狱槙寿郎一同担任新任当主辉利哉的护卫。 [16] 

甘露寺蜜璃

甘露寺蜜璃(甘露寺 蜜璃/Kanroji Mitsuri)

(CV:花泽香菜

呼吸流派:恋之呼吸

恋柱。

19岁,有着一双浅绿色的大眼睛,时常双颊泛红,眼下有泪痣。留有三条樱粉色的长麻花辫,发梢为草绿色。原先是黑发,但由于连续八个月每天吃170个樱饼,所以头发变色了。

一岁两个月大的时候就能轻易举起15公斤的腌酱菜石,食量足里胜过三个相扑选手,为找到比自己强的夫君而加入鬼杀队。性格开朗活泼,是主动接纳了炭治郎兄妹的少数柱之一。曾是炎柱的继子。

锻刀人之村与半天狗一战后觉醒了斑纹,但因表达能力不佳没人听得懂她的解释。

无限城决战开始后,和伊黑小芭内共同对决新任上弦之肆·鸣女。

时透无一郎

时透无一郎(时透 无一郎/Tokitou Muichirou)

(CV:河西健吾

呼吸流派:霞之呼吸

霞柱。

14岁,上弦之壹·黑死牟的子孙,握刀两个月就成为柱的天才。

留着黑色长发,面无表情的少年,失忆后总是在发呆,对于无关紧要的事情很快就会忘记,但会对扰乱当主的无礼之人予以制裁。缺乏情感,待人冷漠,但这是失去记忆的后遗症。后因炭治郎而恢复记忆并发生改变。

玉壶一战后觉醒斑纹,并将产生斑纹的诀窍告知其他柱。 [17] 

无限城决战开始后,遭遇上弦之壹·黑死牟,被其用刀砍断左手,钉在柱子上无法行动。

在脱离束缚后,觉醒了通透世界,并以舍命一击的方式刺穿了黑死牟,为鬼化后的玄弥争取了宝贵的机会。虽然自身深受重创,但自己刺穿黑死牟的刀变为了“赫刀”将其死死限制,以此帮助行冥成功斩首了黑死牟,最终牺牲了自己,帮助实弥和行冥彻底消灭了黑死牟。

伊黑小芭内

伊黑小芭内(伊黒 小芭内/Iguro Obanai)

(CV:铃村健一

呼吸流派:蛇之呼吸

蛇柱。

21岁,生来便拥有右金左绿的瞳眸,绷带缠脸,黑色的中长发如同海带一般。身披条纹羽织,脖子上缠绕着一条名为镝丸的雄性白蛇。和食量大的甘露寺蜜璃不同,他可以三天不吃不喝都没问题。暗恋着甘露寺蜜璃,曾送给蜜璃一双袜子。

柱众审判中,压制住想要救下祢豆子的灶门炭治郎,被富冈义勇阻止。

无限城决战开始后,和甘露寺蜜璃共同对决新任上弦之肆·鸣女。

悲鸣屿行冥

悲鸣屿行冥(悲鸣屿 行冥/Himejima Kyoumei)

(CV:杉田智和

呼吸流派:岩之呼吸

岩柱。

27岁,最强的柱。僧侣风格的巨汉,时常泪流满面,额头上有一条极长的伤痕,双眼全盲,鬼杀队制服里披着写有“南无阿弥陀佛”字样的棕色羽织。实力是鬼杀队中最强的,仅仅是甩动手上的佛珠就能够震撼周围的人,但被徒弟玄弥指出不擅长教导别人。

柱众审判中,主张杀死祢豆子。

后在柱指导训练中,因炭治郎的坦诚和诚实而认同炭治郎,决定相信并帮助炭治郎到最后。

无限城决战开始后,从黑死牟手下救下实弥,并为了打败黑死牟而解放斑纹,并在之后的苦战中意外开启了通透世界。在此后反过来压制了黑死牟,并最终在不死川兄弟和无一郎的配合下成功将其斩首,并在其突破限界再生之后同实弥一道将其身躯彻底摧毁。

不死川实弥

不死川实弥(不死川 実弥/Shinazugawa Sanemi)

(CV:关智一

呼吸流派:风之呼吸

风柱。

21岁,玄弥的哥哥,留着银白色刺猬头,身上有着许多伤痕。性格粗暴,极度不认同人鬼共存。血液是稀血中的稀血,能够让鬼产生醉意一样的感觉。

幼时十分爱护玄弥,但后来为了让弟弟远离危险而故意疏远玄弥,在玄弥加入鬼杀队后甚至宣布与其直接断绝关系并不断地计划将其赶出鬼杀队。

柱众审判中,不相信祢豆子不会吃人并以血试炼。

柱指导训练中,因玄弥的事与炭治郎大打出手。

无限城决战开始后,因主公之死感到十分悲愤,原本只是一直清理跑来袭击的鬼,在玄弥险些被黑死牟斩首时现身将其救下,并表明自己此前粗暴待他的真正用意。最初想要用自己的稀血来对付黑死牟,但却作用不大,在险些被黑死牟杀死之际被行冥救下,在包扎好伤口后重新加入战斗,与黑死牟死战几回合后觉醒了斑纹,同时其关键时刻的补刀帮助行冥成功斩首了黑死牟。随后在黑死牟完成了再生时,由于玄弥和无一郎被黑死牟重创,怀着悲愤的心情不断朝黑死牟攻击,最终成功将其身躯彻底摧毁。

鳞泷左近次

鳞泷左近次(鳞滝 左近次/Urokodaki Sakonji)

(CV:大冢芳忠

呼吸流派:水之呼吸

前水柱,炭治郎、义勇、锖兔和真菰的师傅。

带着天狗面具的神秘老人,脚程奇快且无声。从前线隐退后就独自隐居于狭雾山,作为培育师培养次世代的队员。深受弟子们的敬爱。

在义勇将灶门兄妹引荐给自己后收炭治郎为弟子,培养了其两年时间,并在此期间帮助祢豆子以睡眠克服了吃人的欲望。

在那田蜘蛛山一战后以书信向耀哉汇报了炭治郎兄妹的情况,承诺若祢豆子袭击人类,将与弟子炭治郎和义勇一起切腹谢罪。

无限城决战开始后,将祢豆子藏起并担任其护卫。 [16] 

桑岛慈悟郎

桑岛慈悟郎(桑岛 慈悟郎/Kuwajima Jigorou)

(CV:千叶繁

呼吸流派:雷之呼吸

前鸣柱,善逸的“爷爷”。

身材矮小,拄着拐杖,脸上有一道大伤疤、右脚为义肢的老人。从前线隐退后就隐居于桃山,作为培育师培养次世代的队员。

在善逸被女人欺骗而欠下债务时用钱买下了他,并强迫他每天进行地狱般的训练,虽然严厉,实际上却十分关心善逸,甚至在善逸逃避训练的时候,都始终不放弃把他抓回来。善逸称其为“爷爷”。

后因为培养的弟子狯岳成为了食人鬼,为此被迫切腹自尽来谢罪。

在善逸以自创的七之型将狯岳斩首之后,以灵魂姿态在彼岸对善逸表明了他是自己的骄傲。

蝴蝶叶枝

蝴蝶香奈惠(胡蝶 カナエ/Kochou Kanae)

(CV:茅野爱衣

呼吸流派:花之呼吸

前花柱,忍的姐姐。

性格温和善良,希望人能与鬼和平共处。

多年前与忍在街头遇见了差点被人贩子卖掉的香奈乎,并买下她收为自己的家人。在得知香奈乎有沟通方面的障碍后,教导其以投掷硬币的方式来决定是否要开口说话。

在一次猎鬼行动中被上弦之贰·童磨杀害。

在香奈乎斩杀童磨后,以灵魂姿态和忍以及家人团聚。 [18] 

炼狱槙寿郎

炼狱槙寿郎(炼狱 槇寿郎/Rengoku Shinjurou)

(CV: 小山力也

呼吸流派:炎之呼吸

前炎柱,杏寿郎与千寿郎的父亲。

年轻时原本和杏寿郎一样是个充满热情之人,过去因为在受挫时遭遇了深爱的妻子过世的双重打击,此后脾气变得暴躁且沉溺于酒精,并放弃习武。

在炭治郎前往炼狱家送杏寿郎的讣闻时,看到炭治郎的日轮耳饰勃然大怒并出拳痛殴对方,但被炭治郎以头槌击倒。而在千寿郎将杏寿郎“希望父亲保重身体”的遗言转达给他后,他默默痛哭流涕,并在此后写了一封信给炭治郎对自己的失态表达歉意。

无限城决战开始后,和宇髄天元一同担任新任当主辉利哉的护卫。 [16] 

继国缘一

继国缘一(继国 縁壱/Tsugikuni Yoriichi)

呼吸流派:日之呼吸

战国时期继国家族的次子,上弦之壹·黑死牟(继国岩胜)的双胞胎弟弟,高马尾,佩戴日轮花纸耳饰,左额有深红色火焰斑纹。一出生就拥有斑纹,并掌握了呼吸法和通透世界。

起始呼吸·日之呼吸的创造者,历史上唯一一个觉醒斑纹后活过了25岁的剑士。400多年前曾将鬼舞辻无惨逼入绝境。

锻刀人的祖先曾以其为原型制作了机关人偶“缘壹零式”。机关内藏着他生前使用的深红色日轮刀,上面刻有一“灭”字。

同炭治郎的祖先炭吉有着深厚的交情。将日之呼吸演示给炭吉,即灶门家祖传的“火之神神乐”,隐秘传承了下去,并将自己的耳饰赠予了炭吉。

  • 后勤部门

后藤

后藤(後藤/Gotou)

(CV:古川慎

事后处理部队“隐”的成员。

负责事后处理,非常敬重那些奔波于前线战斗的鬼杀队剑士。

在柱合会议前的柱合裁判时,负责搬运炭治郎。

吉原之战结束后,将意识不明的炭治郎等人搬往蝶屋治疗,并暗中吐嘈自己和炭治郎似乎很有缘。在炭治郎重伤住院的期间总是替他送上蜂蜜蛋糕。 [19] 

前田正夫(前田 まさお/Maeda Masao)

事后处理部队“隐”的成员。

同时也担任鬼杀队队服的制作。是个老色鬼,甘露寺蜜璃的露胸队服就是他的杰作。

一般队员

村田

村田(村田/Murata)

(CV:宫田幸季

受命到那田蜘蛛山讨伐鬼的鬼杀队剑士,炭治郎的前辈,义勇的同期。

在被蜘蛛一家中的姐姐用丝线捆成茧即将溶解之时,被蝴蝶忍救下。

在柱指导期间,和炭治郎等人在岩柱住处修行。

无限城决战开始后,和包括愈史郎在内的队员们一同在无限城内救助受伤的剑士。

神崎葵

神崎葵(神崎 アオイ/Kanzaki Aoi)

(CV:江原裕理

蝶屋的护理人员。

佩戴蝴蝶发饰的双马尾少女,会严格的管理不守规矩的病患,甚至连经常对女孩着迷的善逸都相当惧怕她。

在炭治郎等人顺利完成机能恢复训练后,向前来道别的炭治郎道出,自己曾是通过最终选拔的人,却因为害怕上战场而打了退堂鼓。

小澄、小清和小菜穗

寺内清&中原澄&高田菜穗(寺内 きよ、中原 すみ、高田 なほ)

(CV:清:山下七海 澄:真野步 菜穗:桑原由气

蝶屋的护理人员。

只是护士,以豆豆眼为特征的幼女三人组。

三人都很喜欢温柔且善解人意的炭治郎,因此全力帮助他进行“全集中・常中”的训练。

锻刀人

钢铁冢萤的两面(2张)

钢铁冢萤(钢鉄冢 萤/Haganezuka Hotaru)

(CV:浪川大辅

炭治郎的锻刀师,戴着火男面具。十分爱刀,痛恨将刀折断的剑士,体格健壮发达,面具下的样貌十分英俊。

对锻刀极其执着,即使自身处境危及性命也不会放弃手中的工作。

因为待人接物态度太差,都37岁了还没人愿意和他结婚。

小铁

小铁(小鉄/こてつ/Kotetsu)

戴着火男面具的十岁男孩,说话毒舌但相当重视伙伴。

其祖先在战国时代曾以使用日之呼吸的剑士继国缘一为原型制作出了一具可以做一百零八种动作的战斗用机关人偶,名为“缘壹零式”。

铁穴森钢藏

铁穴森钢藏(鉄穴森 钢藏/Kanamori Kouzou)

(CV:竹本英史

伊之助的锻刀师,对伊之助总是砸碎刀刃的行为感到很苦恼。

铁地河原铁珍

铁地河原铁珍(鉄地河原 珍/Tetsujikoura Tetsuchin)

锻刀人之村的村长,身型矮小,戴着火男面具。

对炭治郎温和有礼的态度十分赞赏,并请他吃花林糖。当炭治郎为自己在战斗中一再毁坏刀一事而道歉时,他却反而认为真正的错不在于炭治郎,而是“锻造出了一把钝刀”的钢铁冢,并考虑要找别的锻刀师来取代钢铁冢。

铁井户

铁井户(鉄井户/Tetsuseihou

无一郎的前锻刀师,患有心脏病。

临死前依旧十分担忧关心无一郎。

支配者

鬼舞辻无惨

鬼舞辻无惨(鬼舞辻 无惨/Kibutsuji Muzan)

(CV:关俊彦

血鬼术:黑血枳棘 等

杀害炭治郎的家人并把祢豆子变成鬼的罪魁祸首。

鬼的始祖,最强的鬼,在体内构建了复数的心脏与大脑,可以做到近乎无限再生。能用自己的血将人类变成鬼的男子,变成的鬼的强度与他给予的血液数量有关。只要手下的鬼说出其真名就会发动“诅咒”将其自灭,对所有的鬼具有生杀予夺的权能。

个性相当残忍无情,对正在找寻自己的人,或是违逆自己意志的人都会不惜一切代价将其毁掉。

还是人类时,年轻时便患有绝症,有一位善良的医生为其开出了治病的药方。由于药效原因,误以为自己病情加重的无惨愤然杀死了医生,但却发现自己成为了不老不死的怪物,也因此变得想吃人肉且惧怕阳光,对此深感耻辱。为找到克服阳光的办法,一直在寻找着药方中提到的“青色彼岸花”,为此不断制造着鬼来寻找这一植物并歼灭与自己敌对的鬼杀队。

曾化名为月彦,与身为人类的丽结为夫妻(不知是否为取代原月彦的身份),有一女儿。能变化成女人或少年等多个面目,由于这个原因,鬼杀队多年来始终无法找到他。

在战国时期,被使用日之呼吸的剑士继国缘一逼入绝境。因此在看到佩戴着与其同样花纸耳饰的炭治郎时,想起了过去的经历。从此开始便执着地派出手下的鬼,意图杀死耳饰的传承者炭治郎。

无限城决战一开始,就被产屋敷耀哉以命为代价引爆炸弹重创,随即立刻又被珠世植入了变为人类的药。之后命令鸣女将炭治郎等人打入无限城中,而自己则完成了对药物的分解并破茧而出,并杀死了珠世。

十二鬼月上弦

黑死牟

黑死牟(黑死牟/Kokushibou)

/继国岩胜(继国 巖胜/Tsugikuni Michikatsu)

呼吸流派:月之呼吸

上弦之壹,剑之鬼。

最强上弦。人类时名为继国岩胜,战国时期继国家族长子,使用月之呼吸。

留着黑色高马尾,长了六只眼的剑士,其左额与右下巴分别有着和继国缘一一样的深红色火焰斑纹,是继国缘一的双胞胎哥哥;时透无一郎的先祖。

还是人类时,因妒忌弟弟那超乎常理的天赋和能力,且看到身旁的同伴在出现斑纹后在25岁前纷纷殒命,却对此感到无能为力。最后为了能超越弟弟而选择投靠无惨,堕落为鬼。

阶级观念强,不容上下秩序混乱。

在半天狗和玉壶被消灭之后将狯岳变为鬼,并推荐其成为上弦。

在上弦聚首中因看不惯猗窝座的越级作风,而斩断其一条手臂。

无限城决战开始后,接连击败了时透无一郎、不死川兄弟,但与悲鸣屿行冥不分上下。随后与无一郎、实弥、行冥三人鏖战,在不断解放自身实力之际也察觉到了三人实力的提升。后来被无一郎以舍命一击刺穿,同时被鬼化后的玄弥用枪射击并被其血鬼术困住。在绝望之际感受到了无比的屈辱,发动了血鬼术反抗,重创了玄弥和无一郎,但却被再次限制,最终被行冥在实弥的配合下斩首,但由于自身强大的执念而突破了限界,完成了再生。随后却从实弥刀刃的反光中见到了自己的丑陋样子,因而对自己苟活至今的信念产生了巨大的动摇。最后,在任由自己的身躯在被无一郎的日轮刀裂解无法再生的同时,被实弥和行冥摧毁,最终化作了尘埃消失。 [20] 

童磨(童磨/Douma)

血鬼术:寒烈之白姬、结晶之御子、玄冬冰柱、雾冰·睡莲菩萨等

上弦之贰,冰之鬼。原上弦之陆。

白橡的发色,七彩的眼眸。头上如泼了血一般,时常面露无忧无虑的微笑,话语沉稳而柔和,有着天真、爱玩的一面,会在战斗中故意不尽全力,只为戏耍对手或者估测实力。

万世极乐教教祖,武器为一对扇子,特别喜爱食用年轻女子。把吞噬视为“救赎”,自称那些被自己吃掉的人将和自己一起永生。认为能够孕育胎儿的女性拥有比男性更充足的养分,无法理解猗窝座不食女子的行为。

还是人类时,自幼便缺乏感情,甚至碰到母亲发狂杀死父亲的场面内心都毫无波澜。在20岁时与无惨相遇并变成了鬼。

上弦之陆时期曾在花街授予濒死的妓夫太郎与堕姬血液,将两人变成鬼。

15年前,收留过还是婴儿的伊之助和其母琴叶,结果琴叶发现童磨是吃人的鬼后逃走。最终琴叶拼命将伊之助丢进河中飘走才保住了其性命,而自己则被童磨吃掉。

数年前,在和花柱蝴蝶香奈惠的战斗中将其杀死,但因太阳升起未能将其吃掉。

无限城决战开始后,在莲花池中迎接鬼杀队。最初击败并吸收了忍,但被忍以牺牲自己的方式注入了大量藤花毒素。随后迎战香奈乎和乱入的伊之助,因为太过轻敌而导致在藤花毒发作后身体濒临崩溃因此实力大减,最终被香奈乎和伊之助合力斩首。原本想要像猗窝座那样再生头部,但因不具有强烈的变强、活下去的情感,无法像猗窝座一样无限自愈而消散。 [12] 

猗窝座

猗窝座(猗窝座/Akaza)

(CV:石田彰

血鬼术:破坏杀(六式)

上弦之叁,斗之鬼。

桃红色短发,浑身布满深蓝色刺青。崇尚强者,厌恶弱者,但是绝对不杀,不吃女人。因为炭治郎的话语总是会刺激着他回忆起那段遗忘了的什么都没能守护的人类时期的记忆,因而从潜意识里厌恶炭治郎。

还是人类时,名为狛治,为给父亲治病而经常盗窃,结果害得父亲为此上吊自尽。在被流放后,遇到了师傅庆藏和恋人恋雪,正当下定决心守护他们的之时,二人又被附近剑道馆的歹人害死。最终,在愤怒地血洗了剑道馆之后,被无惨强行变为了鬼。

在魇梦被斩杀后被无惨派遣至无限列车,同杏寿郎激战后将其重创并导致其最终伤重身亡,最后因为太阳即将升起而不得不自断双臂主动撤退。

无限城决战开始后,在城中同炭治郎与义勇对决。 [16]  交战后认可了炭治郎的成长,并劝说义勇变成鬼。在战斗过程中,血鬼术的秘密被炭治郎看破,重创义勇后被进入通透世界的炭治郎从正面斩下头颅,紧接着就被义勇用断刀刺穿头部而失去头颅。之后猗窝座凭借强大的意志突破了鬼的限界,以无首之身继续与炭治郎与义勇战斗,但也因此开始恢复人类时期的记忆。在头部再生时,被炭治郎打中一拳,从而想起了真正想要破坏的其实是自己。最终,猗窝座自行了断,同时承认自己在被炭治郎斩首时就已经输了,并在父亲、师傅、爱人的陪伴下化为碎片消逝。

半天狗

半天狗(半天狗/Hantengu)

血鬼术:具现化・分裂(分身拥有多种血鬼术)

前上弦之肆,分身之鬼。

平日眼中无数字,额头肿大,头上长了两只角,面容有如般若的老者样貌示人,思考相当负面,说话会加上赌博的用语。

拥有的血鬼术“具现化・分裂”是作为本体的“怯”每到被逼入绝境,保护他的强烈情感(喜怒哀乐)就会化为实体出现扭转劣势,越是绝境越强,甚至能合体成为实力强悍的“憎”,拥有操纵木龙的能力。

还是人类时,是一名总做坏事却始终认为自己是善良弱者的老小偷。某次因偷窃失败,害怕被扭送到奉行所而持刀杀死了举报他的人。在要被处刑的前一天被鬼舞辻无惨赋予血液变成了鬼,最终杀死了奉行。

为找寻“青色彼岸花”,受无惨之命与玉壶一同袭击了锻刀人的村子。先后化出多个分身令众人陷入苦战,最终本体被炭治郎斩杀。在消失的同时,使鬼舞辻无惨得知了灶门祢豆子克服了阳光。 [21] 

鸣女

鸣女(鸣女/Nakime)

血鬼术(与空间有关)

上弦之肆,城之鬼。半天狗的继任者。

居住于无限城内,鬼舞辻无惨的近侍,留着黑色长发用刘海盖住眼睛的女性鬼,刘海下为刻着“肆”的单眼。

血鬼术可改变空间布局。在玉壶与半天狗被消灭后获得无惨提拔,并接受其命令,变出多个单眼分身掌握了六成鬼杀队成员居所的位置,并负责寻找祢豆子与产屋敷一家的所在。

无限城决战开始后,以血鬼术将鬼杀队成员吞入无限城,之后与甘露寺蜜璃和伊黑小芭内交战,后意识被愈史郎操纵试图将无惨驱逐出无限城因此被复苏的无惨亲手抹杀。 [21] 

玉壶

玉壶(玉壶/Gyokko)

血鬼术:千本针·鱼杀、血狱钵、蛸壶地狱、一万滑空粘鱼、阵杀鱼鳞

上弦之伍,壶之鬼。

藏身于壶中,与壶相连,嘴巴长在双眼位置,眼睛长在额头和嘴巴位置,从头等处长出几个小手臂的异型鬼,脱皮后进化为完全体的身躯比金刚石更强更坚硬。

自诩艺术家,喜欢制作壶,将自己制作的壶视为艺术且抱有极高的自信,无法原谅打碎壶及对壶进行恶评的行为。

还是人类时,就开始恶作剧性地残杀动物,并将鳞片和骨头缝在壶上。自认为这是艺术,但也因此在其出生成长的渔村被忌讳和孤立着。

为找寻“青色彼岸花”,受无惨之命与半天狗一同袭击锻刀人的村子,杀害了大量刀匠并将他们的遗体制成艺术品,激怒了无一郎,最终被觉醒了斑纹的无一郎斩杀。 [17] 

妓夫太郎

妓夫太郎(妓夫太郎/Gyuutarou)

血鬼术:飞血镰、跳梁跋扈、圆斩旋回

前上弦之陆,双子之鬼。

堕姬的哥哥,上半身赤裸,留着黑绿相间中短发的青年鬼,驼背,外型骨瘦如柴,身上有许多黑斑。

有着被别人伤害就以牙还牙,遭受了不幸就夺人幸福的观念,因为对自己丑陋的外貌感到自卑,相当嫉妒人类的完美,焦躁时就会用手抓挠自己。

还是人类时,生长于花街最底层之地,因为长相丑陋,被花街视为怪物。

吉原之战时,因为堕姬在与灶门兄妹和宇髄天元的战斗中深感耻辱而嚎啕大哭,感受到妹妹的呼唤后从堕姬背后出现,以毒镰刀加上优秀的感知神经,使炭治郎等人陷入差点被团灭的苦战当中。然而,在妓夫太郎嘲笑并询问炭治郎是否愿意变成鬼时,炭治郎使出头槌攻击同时将雏鹤发射出的苦无刺在他的的腿上,因大意中了苦无上涂有的藤花之毒而失去行动力,最终和妹妹同时被斩首,最后一同消失。

堕姬

堕姬(堕姫/Daki)

血鬼术:八重带斩

前上弦之陆,双子之鬼。

妓夫太郎的妹妹,头上插着花髻,左脸与右额各有着花朵刺青的女性,一旦带子分身回到自己本体,头发就会放下并由黑色转为银色,眼睛则变成黄色,并显现代表上弦六的数字,服装也会由花魁服转变为暴露的穿着。

吉原的花魁,在京极屋化名“蕨姬”,喜欢美丽的事物,性格高傲,极度厌恶丑陋的事物,不管是扮做人类还是战斗,一不高兴就会有侧着头鄙视人的动作。有着十分依赖兄长的个性。

还是人类时,个性天真而容易受到影响,因为是被童年悲惨而观念扭曲的兄长带大,因此有着被别人伤害就以牙还牙,遭受了不幸就夺人幸福的观念。

吉原之战时,堕姬的哭泣召唤出了妓夫太郎,并从妓夫太郎那里分得一半的感知能力,随后兄妹二人使炭治郎等人陷入了差点被团灭的苦战当中。然而,在妓夫太郎因被涂有藤花毒的苦无命中而暂时失去行动力并被炭治郎斩首之时,在善逸和伊之助的合力攻击下,堕姬与哥哥同时被斩首,最后一同消失。

狯岳

狯岳(狯岳/Kaigaku)

(CV:细谷佳正

呼吸流派:雷之呼吸

上弦之陆,雷之鬼。

前鸣柱桑岛慈悟郎的弟子,我妻善逸的师兄,雷之呼吸传人之一。

少年时曾被悲鸣屿行冥收养,但却因为不听话遇到了鬼,为求自保甚至不惜将鬼引进寺院导致其他孩子被鬼吃掉。

之后被善逸的“爷爷”收为弟子,学会了雷之呼吸的二至六型,但始终无法掌握雷之呼吸的一之型。对于只会一之型的善逸既鄙视又嫉妒,经常欺负善逸。

原本为鬼杀队成员,后喝下黑死牟之血成为上弦,导致善逸的“爷爷”被迫为此切腹谢罪。

无惨逃入无限城中后,在城中同善逸对决,因尚未融会贯通鬼化后的血鬼术与能力,被善逸自创的七之型·火雷神斩首。成为无限城第一个阵亡的上弦鬼。 [12] 

下弦

魇梦

魇梦(魇梦/Enmu)

(CV:平川大辅

血鬼术:强制沉睡催眠的细语、强制昏睡睡眠·眼

下弦之壹,睡眠之鬼。

使用与梦境有关的血鬼术。

在十二鬼月下弦解散后逃过肃清,被鬼舞辻无惨赐予了血液。

潜伏在炭治郎等人搭乘的无限号列车上,先以自己的血鬼术让全车乘客陷入沉睡,随后并让几个人类部下利用特殊的绳子进入炭治郞等人梦中的精神层面,企图破坏其“精神之核”让他们变成废人再杀害,然而计划很快就失败。虽然成功与列车融合,但由于杏寿郎等人的努力,导致其打算将全车乘客作为人质的如意算盘落空。最终被炭治郎以火之神神乐·碧罗天斩断颈部而亡。 [22] 

辘轳

辘轳(辘轤/Rokuro)

(CV:楠大典 [23] 

下弦之贰。

下弦聚首时,在无惨肃清下弦时,向其乞求获得更多血液,被无惨杀死。 [24] 

病叶(病叶/Wakuraba)

(CV:保志总一朗 [23] 

下弦之叁。

下弦聚首时,在无惨肃清下弦时逃跑,被无惨杀死。 [24] 

零余子

零余子(零余子/Mukago) [23] 

(CV:植田佳奈

下弦之肆。

与柱交战时经常逃跑。

下弦聚首时,因违逆了无惨的话,被无惨杀死。 [24] 

(累/Rui)

(CV:内山昂辉

血鬼术:刻线牢、杀目篭、刻线轮转

下弦之伍,蜘蛛之鬼。

那田蜘蛛山鬼一家的末子。但实际上是家族的实际支配者,对家族羁绊有着扭曲的执着。

使用使丝线硬质化的血鬼术。

还是人类时,就十分羡慕他人的家族羁绊,而自己因为体弱而被无惨变为鬼,变为鬼后因食人,他的父母意图杀了他后再一同死去,但最终身为鬼的累杀死了父母,听到母亲的遗言后发觉自己亲手切断了真正的羁绊,但最终因为无惨的言论而继续作为鬼活着。

在蜘蛛山最终战中被义勇斩首,最后想起了自己实际是想寻回被自己亲手斩断的家族羁绊,最终灵魂在父母灵魂的陪伴之下前往地狱赎罪。

釜鵺

釜鵺(釜鵺/Kamanue) [23] 

(CV:Kenn

下弦之陆。

下弦聚首时,被无惨看了内心的想法,被无惨杀死。 [24] 

响凯

响凯(响凯/Kyougai)

(CV:诹访部顺一

血鬼术:尚速敲鼓

前下弦之陆,鼓之鬼。

鬼之家屋主。因能力衰弱而被从十二鬼月除名,为了取回力量袭击拥有“稀血”的人类,最终被炭治郎斩首。

在消失之前,被炭治郎承认他的血鬼术和鼓技十分厉害,但不会原谅他杀人的罪过。最终他心满意足地消失了。

其他鬼与鬼舞辻为敌的鬼

珠世

珠世(珠世/Tamayo)

(CV:坂本真绫

血鬼术:惑血

在炭治郎去东京府浅草遇到麻烦时出手帮忙的女性鬼,年龄在500岁以上。

还是人类时,患上了绝症,为了能看到自己的孩子平安长大被无惨欺骗变成了鬼,手刃了自己的家人,自暴自弃下误入吃人的歧途。

后来成为了一名医生并隐居起来,用自己的血把人变成鬼借此帮助不久人世的病患,但是事先都会先征求病人的同意。期间遇到了同样患有绝症的愈史郎并将他变成了鬼。

在炭治郎压制被无惨变为鬼的人时,因看到炭治郎试着救助鬼而被其打动。认为任何疾病都有着相应的药物跟治疗方法,因此认为鬼能够变回人类。不过现阶段尚未有能力将鬼够变回人类,她希望炭治郎尽可能去搜集十二鬼月的血液,同时也让自己养的猫将血液带回来做研究。

无限城决战开始前,在产屋敷耀哉积极寻找下被寻获,并接受了前者合作打倒无惨的提案。在耀哉自爆牺牲后,以自己研发出的变回人类的药物突袭了无惨,并意图为了赎罪而与之同归于尽,但自己却也被其反过来困在了无限城中。最终无惨分解了药物并提前破茧而出,而珠世自己也被其杀害。

愈史郎

愈史郎(愈史郎/Yushirou)

(CV:山下大辉

与鬼舞辻无惨对立的鬼,常跟在珠世身旁。

还是人类时,在重病濒死时被珠世变成了鬼而存活下来。

脾气暴躁,爱慕着珠世,认为珠世生气的脸也很美丽,因此讨厌着任何和珠世有所接触的人,尤其是炭治郎。

拥有与视线有关的血鬼术,能以此来遮蔽他人的视线或是让人看见平常看不到的东西,可透过符咒发动。跟珠世一样不吃人,只要饮用少量的人血也能活下去,甚至需求量比珠世还少。

无限城决战开始前,被珠世要求打扮成鬼杀队,一同进入无限城负责支援。在善逸斩首狯岳后从无限城高空坠落时,将其救下。操纵鸣女的意识将无惨驱逐出无限城

下级鬼

手鬼

手鬼(手鬼/Teoni)

(CV:子安武人

藤袭山中的鬼。

身体缠绕大量手臂的异形鬼,47年前在江户时代被鳞泷捕捉并封印在最终试炼的场所中。一直顽强地生存着,曾吃了50个人。

因为憎恨抓住自己的鳞泷,于是以鳞泷所雕刻的消灾狐面为目标,杀害了包括锖兔、真菰在内的他的13位弟子。对自己坚硬的脖子非常有自信。

在最终试炼时,打算吃掉炭治郎以达到杀死第14名弟子的目标,但被炭治郎找到了其空隙之线后将其斩首。死前因炭治郎对它的怜悯,忆起人类时期的往事后流泪消失。 [25] 

朱纱丸

朱纱丸(朱纱丸/Susamaru)

(CV:小松未可子

手球之鬼,自称鬼舞辻直属部下,与矢琶羽互为搭档。

穿着和服的短发童女,以玩弄对手为乐。操纵手中的手鞠进行攻击,威力大到足以破坏建筑物,可以利用矢琶羽的血鬼术任意改变手鞠的移动轨道。

奉命与矢琶羽前往珠世住处袭击炭治郎等人。因为其难以应付,珠世便使用血鬼术·白日的魔香令其在无意间说出了禁忌,最终被鬼舞辻的“诅咒”给杀死。

矢琶羽

矢琶羽(矢琶羽/Yahaba)

(CV:福山润

血鬼术:红洁之箭

箭纹之鬼,自称鬼舞辻直属部下,与朱纱丸互为搭档。

和尚装束,总是闭着眼睛,有着重度洁癖的神经质青年。血鬼术可以利用手掌上的眼珠操纵一般人无法看见的箭纹攻击对手。

奉命与朱纱丸前往珠世住处袭击炭治郎等人。其血鬼术一度让炭治郎陷入苦战,但最终被找到了自己弱点的炭治郎斩杀。

鬼杀队关系者

灶门家

灶门炭十郎

灶门炭十郎(灶门 炭十郎/Kamado Tanjuurou)

(CV:三木真一郎

炭治郎的父亲。已故。

炭治郎戴着的日轮花纸耳饰是他的遗物,在炭治郎还小的时候就长期卧病在床,但仍会在每年年初为火神献上“神乐舞”。

左额有天生的斑纹,几乎没有任何情绪起伏,被炭治郎形容是个“像植物一样的人”。

在炭治郎与累的战斗中,炭治郎因为神乐舞而忆起他的事,并觉醒了“火之神神乐”呼吸。

在临死的10天前仍有用斧头一击斩首熊的实力,并借此教会了炭治郎通透世界的使用方法。 [26] 

灶门葵枝

灶门葵枝(灶门 きえ/Kamado Kie)

(CV:桑岛法子

炭治郎的母亲。因遭到鬼袭击而遇害。

性格温和、勤劳能干的家庭主妇,在丈夫死后独自支撑着一家七口。

死后灵魂一直跟随并守护着炭治郎和祢豆子,会在二人遭遇危险失去意识时唤醒他们。

炭治郎一家

茂、花子、竹雄、六太

(CV:茂:本渡枫;竹雄:大地叶;花子:小原好美

炭治郎和祢豆子的弟弟妹妹。因遭到鬼袭击而遇害。

死后灵魂一直跟随并守护着炭治郎和祢豆子,会在二人遭遇危险失去意识时唤醒他们。

灶门炭吉

灶门炭吉(炭吉/すみよし/Sumiyoshi)

炭治郎的祖先。

以卖炭为生,曾受过日之呼吸剑士继国缘一的照顾,并与他成为了挚友。 [27] 

灶门朱弥子

灶门朱弥子(すやこ/Suyako)

炭治郎的祖先。

炭吉的妻子,似乎是个很会睡觉的人。

对缘一的日轮刀会变成“赫刀”感到好奇。

鳞泷的弟子

锖兔

锖兔(锖兎/Sabito)

(CV:梶裕贵

鳞泷的弟子,炭治郎的师兄,富冈义勇的友人以及同一届的剑士。

嘴角边有伤痕,戴着嘴侧有伤疤的狐狸面具。

过去在最终选拔中表现优异,但最终因杀了太多鬼而力竭,结果被手鬼所杀,灵魂与其他死去的弟子一起一直留在了狭雾山。

在炭治郎进行劈开岩石的训练时现身,协助和指导炭治郎的修行。 [28] 

真菰

真菰(真菰/Makomo)

(CV:加隈亚衣

鳞泷的弟子,炭治郎的师姐,富冈义勇和锖兔的同门。

戴着花朵纹样的狐狸面具。

过去在最终选拔中被手鬼所杀,灵魂与其他死去的弟子一起一直留在了狭雾山。在炭治郎进行劈开岩石的训练时现身,协助和指导炭治郎的修行。 [28] 

炼狱家

炼狱千寿郎

炼狱千寿郎(炼狱 千寿郎/Rengoku Senjurou)

(CV:榎木淳弥

杏寿郎的幼弟。

和杏寿郎不同,性格较为悲观,但相当有礼貌。

原本认为自己可能成为“继子”的候选人而努力锻炼剑术,但却因为发现自己没有剑术才能而放弃成为剑士。

在杏寿郎阵亡后,将杏寿郎的刀锷赠予炭治郎。在炭治郎前来拜访时,被其告知杏寿郎临终前希望他能随心所欲地走自己认为正确的路。此后常与炭治郎互通书信。

在炭治郎与猗窝座一战中为炭治郎祈福,并将炎柱之书的记录托鎹鸦递给炭治郎。 [29] 

炼狱瑠火

炼狱瑠火(炼狱 瑠火/Rengoku Ruka)

(CV:丰口惠美

杏寿郎与千寿郎的母亲,槙寿郎的妻子。已故。

在杏寿郎兄弟年幼时便卧病在床。教会了杏寿郎身为强者保护弱者的道理。后因病过世,槙寿郎因此大受打击而意志消沉,放弃了作为炎柱的职责。

在杏寿郎临终之前出现在了他的意识之中,并认可了杏寿郎。 [30] 

宇髓天元的妻子

须磨

须磨(须磨/Suma)

宇髄天元的妻子之一,女忍者。

三人中年纪最轻的成员,虽为忍者却相当胆小爱哭。

为了追查鬼的行踪,变装混入吉原的著名游女店“时任屋”,被堕姬识破其身份后捕获,后因为伊之助在堕姬的粮仓捣乱而被解放。获救后与槙於一同疏散花街群众。 [31] 

槙於

槙於(まきを/Makiwo)

宇髄天元的妻子之一,女忍者。

留着曾黑相间的马尾,男人婆,时常训斥胆小的须磨。

为了追查鬼的行踪,变装混入吉原的著名游女店“荻本屋”,被堕姬识破其身份后捕获,后因为伊之助在堕姬的粮仓捣乱而被解放。获救后与须磨一同疏散花街群众。 [31] 

雏鹤

雏鹤(雏鹤/Hinatsuru)

宇髄天元的妻子之一,女忍者。

眼角有一颗泪痣。

为了追查鬼的行踪,变装混入吉原的著名游女店“京极屋”,期间最先发现该店的明星花魁“蕨姬”就是上弦之陆·堕姬,却也同时引起了对方的怀疑,为了逃离京极屋而服下毒药。在要被送往切见世时,堕姬将自己的衣带(分身)藏于其身上作为监视之用。后被赶来切见世的宇髄天元解救,并服下了他给予的解毒剂。

后在炭治郎等人与堕姬和妓夫太郎的战斗中,使用大量涂有藤花毒的苦无战斗,成为了扭转劣势的关键。 [31] 

时透家

时透有一郎

时透有一郎(时透 有一郎/Tokitou Uichirou)

无一郎的双胞胎哥哥,没有剑士才能,身穿黑色云纹衣。

性格恶劣,喜欢有话直说。总是责骂弟弟无一郎一无是处,口头禅是“无一郎的‘无’是‘无能’的无”。实际上却是十分关心他,由于担心想加入鬼杀队剑士的无一郎可能会因此丧命,在主公的妻子天音前来造访时多次将对方粗暴地赶走。

在11岁时,被突然前来袭击的鬼扯断手臂。在无一郎击败鬼后,有一郎已经因为失血过多奄奄一息。在临终前,道出了自己的真心话,希望所有天谴让自己一人独自承受,并在表明“无一郎名字的无是无限的无,是可以为保护他人,发挥无限力量的‘无’” 后死去。 [32] 

用语解说

鬼杀队

拥有数百名队员,未被政府认可却已经存在许久的古老组织,自古被称为“猎鬼人”。队员在接受分散各地的培育师训练后,通过“最终选拔”——在囚禁着鬼的藤袭山待上7日并生还,即可入队。成员包括当主一人,柱级干部队士九人,以及数百位普通队员。普通队员分为十个阶级,配发队服和“日轮刀”,通过会说话的“鎹鸦”联络传达讨伐鬼任务。

当主——鬼杀队领导人,一直由产屋敷家族担任。

——支撑鬼杀队的柱石,位于最高位的九位剑士。和普通的鬼杀队成员不同,他们都是身经百战,天赋出众的人(产屋敷当主说过,是鬼舞辻无惨,将这些本该蛰伏起来的卧虎藏龙之人,逼出了身上的潜力)。所有的柱都经过了重重考验,才成为了柱。

继子——由柱亲手培养的鬼杀队队员,其人须拥有相当的才能,一般人无法当选。

培育师——负责训练与培育鬼杀队新人剑士的人。

日轮刀——鬼杀队的专用刀,是以吸收了太阳光的铁矿“猩猩绯砂铁”与“猩猩绯矿石”为原料打造的刀。日轮刀又名变色之刀,会依照刀的主人而改变颜色,反映出刀的主人适合的呼吸,如水之呼吸为蓝色,雷之呼吸为黄色,炎之呼吸为红色,风之呼吸为绿色,岩之呼吸为灰色。(黑刀较为稀有) [33] 

锻刀人——负责日轮刀的锻造与维护,每位队士都有自己的一名锻刀人。 [33]  日轮刀通常由锻刀人在村子锻造好后送往鬼杀队。为防止鬼的袭击,锻刀人的村子十分隐蔽,鬼杀队无人知晓具体的位置,进村需蒙眼塞鼻,由数名隐的成员与鎹鸦分段带路,路线顺序、引路的鎹鸦和隐的成员都会频繁更迭。 [19] 

——鬼杀队的事后处理部队,多由没有剑术才能的队员构成,负责鬼杀队与鬼战斗后的收尾处理工作。

蝶屋——由虫柱·蝴蝶忍管理的治疗设施,为受伤的队员提供治疗与复健,护理人员多由没有剑术才能的队员构成。

鎹鸦——用于与鬼杀队总部联系的乌鸦。每个队员都拥有一只,但不知为何只有善逸的是麻雀。拥有极高的智商,会用人语复述传令,也能够进行自我意识的对话。虽然从外表上看是无法区分的,但是各自的性格都不同。

全集中呼吸法——由鬼杀队所钻研出、为了以人类之身对抗鬼的技巧的通称。主要用来强化心肺功能,依此令血液汲取大量氧气,可在瞬间令身体能力大幅上升,而拥有与鬼相当的体能的全集中呼吸。此外,还有即使进入睡眠状态也持续全神贯注掌握呼吸的「全集中・常中」是逼近柱实力的最低条件。以「日之呼吸」为始祖,由此派生出了「水」、「雷」、「炎」、「岩」、「风」五大基本流派,之后又根据这五大流派开发出了具有各种特性的新流派。(详见“呼吸流派

稀血——人类血型中的稀有存在,被鬼食用后能起到食用数十甚至上百人的效果。

斑纹——传说在战国时代,有几个数度将鬼舞辻无惨逼入绝境的初代灭鬼剑士们,身上都有着类似于鬼纹的纹路。但由于当时有不少人还没来得及觉醒斑纹就已经丧命,所以关于斑纹的传承方式众说纷纭。同时,斑纹在当时并未受到重视,再加上鬼杀队历史上曾多次遭遇重大毁灭危机,因而就此断绝了传承。

幸运的是,其中一位斑纹剑士的日记里明确记录了这么一段话:「凡出现斑纹者,将会如同共鸣般让周围的人也得到斑纹」。

据上弦之壹·黑死牟所言:斑纹是藉由透支自己的寿命来提升力量,因此觉醒了斑纹的剑士活不过25岁。但也曾有过例外,即日之呼吸剑士继国缘一,其也是第一个觉醒了斑纹的剑士,天生就拥有斑纹,并让他人也觉醒了斑纹。

已经觉醒斑纹的鬼杀队成员共有7人,分别是:灶门炭治郎时透无一郎甘露寺蜜璃富冈义勇悲鸣屿行冥不死川实弥伊黑小芭内

通透世界——脑中变得透明便可看见的世界,竭尽全力拼搏、经受住痛楚之后,才可到达的「至高领域」。

在此状态下,通过集中并关闭多余的感官,生物的身体看起来会变得宛如透明一般,自身行动速度、对攻击的预测和回避能力都会有显著的提升,对手肺部的血管流动亦清晰可见,自身肌肉的收缩也能更快的把握,根据需求连斗气也可以自由的关闭,因为感知加速敌人的行动也会看起来变慢。

除了战国时期的继国兄弟以外,懂得此技法的人类包括:灶门炭治郎、灶门炭十郎、悲鸣屿行冥、时透无一郎、伊黑小芭内。

自古以来传说中的食人鬼,由人类的身体接受了鬼舞辻无惨的血液后变化而成。身体能力高、拥有改变形体的能力。以人类为食,在饥饿状态时会凶暴化,吃的人越多则越强,其中有些特别的鬼更拥有“血鬼术”的异能。

再生能力极为强大,但也有致命的弱点:日光与日轮刀。鬼被日光照射或是被日轮刀砍断脖颈,都会化成尘土消失。有着讨厌藤花的习性,会被藤花的结界所困,亦会被藤花之毒毒杀。

十二鬼月——鬼舞辻无惨的直属部下,继承了无惨浓厚的血液。眼中刻有数字,分为上弦与下弦各六位,最高位为上弦之壹,最末位为下弦之陆。上弦之鬼双眼刻字,拥有葬送柱级剑士的实力,百年来没有变动; [34]  下弦之鬼单眼刻字,经常变动,在下弦之伍·累被消灭后被鬼舞辻无惨解散。下位可向上位发起换位的血战。 [24] 

血鬼术——有别于普通鬼的不死能力与怪力,有些鬼会在身上出现一些特殊能力,实力越强的鬼甚至会出现复数五花八门的血鬼术。也有少数鬼以自己的血作为媒介发动能力,例如祢豆子、童磨、珠世。

突破限界——一般的鬼在被日轮刀斩首后便会死亡,此即鬼的限界。但少数实力强大的鬼在被日轮刀斩首的濒死之际,如果自身拥有强大的意志力,则就有可能突破鬼的限界,使得脖子变得不再是自己的弱点,完成头部的再生,且即使再次被日轮刀斩首也不会死,但碰到阳光还是会死亡。

资源区-影视

【贤者时间·捌】《监视》丨《地狱解剖》丨《二分之一的魔法》丨度盘(OD盘)

2020-9-3 20:23:05

资源区-影视

星际牛仔:天国之门(1080p)(9GB)原画原声+中文字幕

2021-1-4 22:22:59

0 0 投票数
文章评分
16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usb19980702
usb19980702
回复给  涂山夏紫瞳
2021年4月01日 11:21

又不行了

胡说八道一场
胡说八道一场
2020年12月07日 23:36

爱了爱了,本来找不到资源的,赞(/≧▽≦/)
就是链接进不去

olmna
2020年12月07日 23:39

雖然在電影院看過了但是還是來支持一下

Sukar
Sukar
2020年12月08日 00:29

感谢大佬,也想看天之杯第三集

星 王
星 王
2020年12月08日 00:34

好家伙,这简介长的

1449491458
1449491458
2020年12月08日 01:34

不会吧Σ(っ °Д °;)っ,第二遍点进去就没了?

未成书♪
2020年12月08日 03:21

啊,这个私货好有意思哦。

痴情暖男洪世贤
痴情暖男洪世贤
2020年12月08日 08:07

谢谢分享,不过我还是等网上有资源了再好好欣赏吧

麋鹿音桷
麋鹿音桷
2020年12月09日 12:57

敢问画质

寒夜时刻
寒夜时刻
2020年12月10日 23:00

唉,还是枪版的,看了一半实在看不下去了

飞鱼
飞鱼
2021年1月27日 18:17

好家伙 看看是啥版本

jianyuzhi
jianyuzhi
2021年3月12日 12:42

感谢楼主

TQNB
TQNB
2021年4月30日 12:50

感谢分享!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
16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