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聊的唠唠叨叨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做了个梦,在去做实验的路上看到了同学的一只小山羊,好像刚生下来,在学习奔跑一般,跑的很顺畅,可就算我把它抱起来它也还是做着奔跑的动作,前后腿摆动时肌腱隔着皮肤与毛发游过我虎口的感觉令人难忘,开始担心它摔倒,被车撞,想抱起来它,它却好像还不满意,于是便与它一起奔跑,从蹲下到站起,我跟它一起跑向前方,不时看看它,那是晴天。

我,为它而兴奋。

后来,后来就忘了,或许是迷蒙之间梦已经醒来了吧。

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不知道,但人是会梦见山羊的。

我有些疑心那小羊是恶魔的化身,在向我预告,启示着什么。当然,这或许大多出于羞愧。我总有想亲手玷污美好的倾向,每个人都有吧,我的也并不强烈。

容我猜测一个偏枝里的偏枝,后来想必我会收养它吧,享受着日常,享受着温馨,却不忘最终想把它毁掉,玷污那份纯净,洁白。享受着她被我压在身下,只为满足我自己的欲望,听她带着娇媚的悲鸣,她哪也去不了,从里到外,一寸一毫,熟悉她,了解她,玩弄她,蹂躏她,征服她,只是沉浸在这黑暗的欲望,把她拉下泥潭,贴紧她,桎梏她,感受她的汗水与求饶一般的喘息,而我执意要恶作剧般地继续,听她凑不成句的呻吟,听她恳求我的饶恕,语气又是那样轻浮,耽于她的痛苦与欢愉。在她瘫软的肉体内外烙上我的印记,挑逗着她本能的敏感处,观察她失神的脸庞有何反应,了如指掌,彻底地玩弄她。我给她痛苦,我给她欢愉,我通过她证明自己的此在的存在。我用她苹果般红润而单薄的唇清理我欲望的残渣,她舌上是牛奶,舌底是蜂蜜。感受她只余本能的蛇一般的渴求,又唤起我的渴求。

暂且,她沦落为兽之人,我沦落为人之兽。

这可以没有尽头。

是的,这不是爱。

只是我的欲望而已

她是恶魔吗?

不,她是我黑暗中的慰藉,她给我的欲望以形态。

当然,这不是相对的吗?只是等价交换而已吧。

欢愉与无趣是相对的啊。总是这样,不付出就无所回报,但不要求回报却仍无法阻止自己的流逝。简直就像沙漏一样。

不过也还好,若不要求意义,若有可恶的节制,分寸与妥协,我那股掌之中的小羊还是很惹人怜爱。如此暧昧真的可以吗?若要一百个人来说一百个人都会说是失败吧,但其实,他们的意思是不成功,而我觉得这不是失败。这是孤独。这是与生存相悖的憎恨。在这时我总觉得生活是贵于生存的。

她不是恶魔,她是无知而纯净的小羊羔,是绝美的祭品。

 

 

专栏区-杂文

纯白寂静

2021-7-17 10:34:10

专栏区-杂文

xp问卷调查结果公示

2021-7-17 15:39:13

0 0 投票数
文章评分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