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白寂静

释放双眼,带上耳机,听听看~!

好像一个人,在天地皆白的湖面上坐着,站着,存在着,声嘶力竭的呐喊被远方化作回声传来,仿佛在嘲笑,嗤笑,谑笑一般。深处的水波与空间扭曲变幻,在天空中倒映出仿佛极光的景象,那是山川,星星点缀着蓬松却满盈的雪,星星变作了雪。风一般的少女走过,在他耳畔低语盘桓,走过,远行,正如同她从远方行来。忘记了,连从何时开始也已忘记,遗忘的旋律轻浅飞起,飞去,偶尔失真的杂音抹出一片黑白交错的斑纹,画集的纸张翩飞,清晰地消失在透过瞳孔呈现出的虚像中。渐渐地,他已经不记得自己是谁,他笑了,他哭了。在一片谁都不知道的寂静里。渐渐地,他已经不记得自己已经忘记了自己。湖中的水在漂浮,还是他在下坠。颅内升起了轻烟,笼罩了湖面,湖中,湖底。水变成了看不见的光,呢喃着,歌唱着。仿佛一层层地撞碎了世界的玻璃,他看着泼洒着五彩斑斓的碎片渐行渐远。他伸出手去,忘了为什么,或许他的身体还记得,仿佛在迷宫中把手伸向被尘土洇湿的光。香气氤氲了起来,仿佛被封入杯中的冰块。他睡着了。

他在天空着陆了,他已然变作了风。他看向前方的少女,飘远了。

专栏区-杂文

【鬼畜发展史·一】还有远古鬼畜?!

2021-7-17 1:09:46

专栏区-杂文

无聊的唠唠叨叨

2021-7-17 15:38:26

0 0 投票数
文章评分
0 评论
内联反馈
查看所有评论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
0
希望看到您的想法,请发表评论。x
()
x
'); })();